广告位
首页 科技 虚拟主播来了,薇娅和李佳琦会被替代吗

虚拟主播来了,薇娅和李佳琦会被替代吗

   经济观察报记者 钱玉娟 杭州、北京报道 Bonne是一名主播,短发肤白,声音甜美。与其他真人主播不同的是,她是由淘宝直播开发出的一个虚拟主播。   “半年下来,我‘老’了,头…

   经济观察报记者 钱玉娟 杭州、北京报道 Bonne是一名主播,短发肤白,声音甜美。与其他真人主播不同的是,她是由淘宝直播开发出的一个虚拟主播。

  “半年下来,我‘老’了,头发也长了,她不像我了。”当长发披肩的岱妍站在大屏幕前进行演示时,记者才发现,原来Bonne的形象是照着她“抠”的。

作为一名90后产品经理,岱妍的团队里一水儿的90后,“最小的98年”,别看她们是阿里巴巴内最年轻的团队,正在做得却是一个高速成长期的产品——淘宝直播。

阿里巴巴上一季度财报显示,由淘宝直播引导带来的成交连续8个季度同比增超100%。这个成绩,对于从电商直播“无人区”走出的淘宝直播而言,用时五年。

直播带货已经进入下半场,除了比拼主播的专业性外,主播背后的平台间,如何提供更好地技术赋能既成关键。

之所以要亲自上阵“兼职做主播”,岱妍告诉记者,“先感受一下怎么去当主播,怎么给粉丝提供更好地服务。”通过这样的方式,她能直接体验主播运营的辛苦与成本,进而激发自己带领团队去依托人工智能技术、大数据等赋能主播们。

虚拟主播来了

9月4日,清晨6点多的杭州,阳光初上。对于多数主播而言,属于直播外的休息时段。

但当经济观察报记者进入林珊珊的淘宝直播间时,却看到虚拟主播已经在线直播,观看人数也已近8万人。

林珊珊是在淘宝店有超973万粉丝的一位网红主播。其团队负责人凌霄接受记者采访时坦言,“一开始收到虚拟主播这个产品的时候,从心里我是拒绝的。”

他觉得虚拟主播的“种草”能力远不及真人,甚至还可能会“拔草”。但是,首次试用却超乎想象。

“半夜里,主播睡觉了,虚拟主播上线,竟有14.6万次观看,还能有240人的增粉。”运营人员以数据说话,凌霄还因此做了一个假设,如果一个粉丝一年在店铺成交1万元,那这“躺赚”的粉丝就是240万,“这是我们捡来的”。

长远来看,凌霄认为虚拟主播的功能,会带来更多GMV增长。他在粉丝互动评论中还看到,“不少粉丝后半夜睡不着觉,就进来和虚拟主播互动。”这也促成了林珊珊与粉丝间的24小时互动,大大减少了粉丝流失。

记者在采访中发现,除了像Bonne这样的虚拟主播,在各家平台的直播间里,偶尔也会出现一些二次元形象或文创动漫IP中的一些角色,化身虚拟主播与真人主播一起与粉丝互动、介绍商品等。

据悉,凭借二次元属性,B站是较早尝试虚拟主播的平台,一组数据显示,其2019年间共有来自全世界的6000虚拟主播开播。而在抖音平台上的美食知识类账号@我是不白吃,通过引入虚拟IP主播,与真人助理一起直播带货,单次涨粉超12万。

此外,京东直播也曾将IP性极强的虚拟歌手洛天依与明星任嘉伦一起直播带货。这样一场“破次元壁”的直播形式,在京东直播间里互动超6000万。这在京东直播产品负责人褚霄看来,完成了1+1>2的效果呈现。

虽然虚拟主播的带货表现经得起验证,但褚霄告诉记者,“我们还没有开放给商家,目前还在做一个小范围的内测。”

岱妍也称,目前淘宝直播平台的虚拟主播能力,也只开放了部分商家,但目标是全面开放,终极目标是“让所有商家开播。”只有越来越多的商家开播,才会形成淘宝直播业务的核心壁垒。

凌霄希望,未来的虚拟主播能为主播私人订制专属形象,可以更接近林珊珊。“未来,虚拟主播的形象会跟主播的个性化诉求做强匹配。”岱妍也有规划。

为了让虚拟主播更接近真实的人类,阿里巴巴达摩院资深算法专家陈海青与团队,通过对虚拟人物在肢体动作、面部表情与实时对话的语气上进行结合,背后利用了多模态的智能融合技术。

幕后产研

在主播圈里流行这样句话,第一场直播不重要,第一百场直播才重要。但没有一个人,可以24小时一刻不停地直播,即便是淘宝直播间里的“口红一哥”李佳琦,也深有感慨。

“如果你今天不直播,说不定你的粉丝,就会被那另外的九千九百九十九场直播吸引住了。”李佳琦说出了无数主播的心声:为避免粉丝流失,保持粉丝互动,不敢停下来。

相对真人主播而言,虚拟主播虽然在时间、空间上受限小,这也是岱妍团队开发虚拟主播的考量,“帮主播减负。”

疫情黑天鹅加速让线下实体经济触网“上云”,而直播则成为品牌商家触达“失联”用户的一个主要方式。不止网红明星,总裁高管,就连草根农民们都手持手机,在田间地头直播卖货。

万物皆可播,但非人人能带货。近半年来,不乏有流量明星带货翻车,商家自播卖货寥寥的现象。

岱妍认为,当下主播更强调比拼专业性,“如何形成一个最终的解决方案,给不同角色的主播,同时使之拥有核心差异点”,考验着主播背后的产研工程师们。

不只局限于虚拟主播“代班”做粉丝运营,辅助主播完成直播制作过程中的随时应答等,岱妍介绍,淘宝直播平台还面向像智能数据分析师、智能主播数据分析师等能力,她认为上述均是,“提供的先进生产力与实际运营能力之间做到匹配”。

一场场动辄百万、千万甚至亿级规模的直播,在主播刷新带货销售额数字背后,有一群埋头开发的“工程师”们。

褚霄告诉记者,他在京东集团内网上的签名是这样写的,“每一场叫卖的直播背后,有我们产研人员的心血。”他以明星汪峰的首场带货直播为例,4个小时,在线观看直播人数近千万,带货超2亿,“后面需要京东前台、中台、京东云等多个团队进行密切保护”。

“3、2、1,上链接!”“OMG,买它!”在主播薇娅和李佳琦做出上述动作后,如何让世界各地的消费者看到推流不卡顿,甚至千万量级在线观看的粉丝们,链接一出,公平下单抢货?

“过去只有在双11零点抢购那一刻,才会面对这些问题。”在淘宝内容社交互动团队技术负责人梁舒看来,如今考验已是常态化,几乎所有头部明星主播的每次“秒杀”,都是一次“小双11”。

小红书博主韩承浩曾将其直播间作为主场,同时与八位品牌CEO等“连线带货”。小红书直播技术负责人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当各大平台的直播带货基本在单一直播间进行时,他们另辟蹊径率先将“连线”应用在带货直播领域,“这个形式比单一主播更能吸引用户,丰富内容的同时还大幅提高了带货效率”。

直播技术暗战

各位“藏”在主播背后的工程师们,一旦打开了话匣子,多会在林林总总回溯了技术演进过程后,强调各自的基因特性,及因此树立起的行业壁垒。

直播与直播是不一样的。不同于秀场直播对技术提出的泛娱乐互动式需求,梁舒着重讲到了利用新的编码技术实现“窄带高清”,从而让淘宝直播成为国内唯一提供全流程内容回放的直播平台。

谈及大规模低延时,岱妍讲到,淘宝直播已降至1秒以内,甚至进入毫秒级,而其他多数平台的延时处在5秒-10秒内。

为保证“每个人都用得起,呈现最好的效果”。陈海青认为,阿里投入巨大成本将人工智能算法切入到直播场景中,“我们选择了一条最难的技术路径。”

有别于对手在上述多项“高难度动作”上的专注,基于平台对直播电商的定位不同,快手直播电商技术负责人认为,自身平台的特点是,“主播和用户之间的实时互动”。为此,快手利用流媒体大数据系统,专注解决“首屏时间”及“卡顿”,这两个影响用户直播体验好不好的两个黄金指标上。

小红书直播技术负责人对平台的定位又有不同,“直播是主社区的一项功能性延展,目的是打通社区+电商的闭环。”他以杨天真在小红书进行的首场带货直播为例称,“分享式带货+互动”组合下的直播,才是小红书直播的显著差异点,配合选品成功,此次直播不仅持续维持高流量,高热度,她的大码女装当晚卖出超过3000件,整场直播交易突破700万。

区别于“叫卖式”直播,褚霄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强调,“京东把直播定位于一个营销场。”在商家层面提供互动工具和营销玩法,解决效率问题;在用户层面则提供精准、搞笑的供应链端匹配,提升购物体验等。

尽管快手直播技术相关负责人认为,直播带货与其他类型的娱乐直播相比,技术上要应对的问题并没有特殊性。但区别于依托明星轰动效应,靠打赏为生的秀场直播,经淘宝直播“开荒”,让电商与直播碰撞出了火花,电商直播及直播电商火热之下,一场技术与算法的暗战,也在各大平台间吹响了号角。

版权声明:以上内容为《经济观察报》社原创作品,版权归《经济观察报》社所有。未经《经济观察报》社授权,严禁转载或镜像,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。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楚凤网立场。转载请注明出处: https://www.zsve.com/index.php/2020/09/07/21351/
广告位
上一篇
下一篇

作者: 云甫

为您推荐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0716-8888919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箱: ad@eeas.cn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00-17:30,节假日休息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